婉戒吧>修真仙侠>发梢 > 第五章
    楚梢酒喝的不多,回房换上了宽松舒适的睡衣,躺在床上,无声地流着泪。

    伴随着眼泪沉沉睡去,梦里却是和霍桓的过往。

    黎川的话给了她当头一bAng。她和霍桓,混乱不堪的关系,很早很早开始。

    霍桓是父亲的商业合作伙伴,酒会上,父亲把即将成年的她,带到宴会上结识人脉,只一眼,她就看见了不过二十几岁的年轻人,被一群b他大很多的人簇拥,哈巴着腰,为了一个合作的机会。

    霍桓,A城的新起之秀,不过短短几年,便从白手起家到在A城名利场上占有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霍桓生的好看,冷白sE的皮肤,略带薄情的单眼皮,眼尾上扬,桀骜张扬。鼻骨高而挺,带着一副金丝框眼镜,让人想摘下他的眼睛,亲吻他的眉眼。

    嘴唇却是少年般的薄粉sE。身姿颀长,如玉一般的少年。

    从此,楚梢便央着父亲带她出入各种宴会,只为见他,只要他出现,她眼里就看不下任何人。

    好在,借着父亲的关系,她和霍桓逐渐熟络起来,原来那时他才24,大她6岁,长得却像刚毕业一样。他让她喊“叔叔”。她爸爸是他生意场上认的大哥,辈分上该喊叔叔。

    看着他身边形形sEsE的nV人,她为此无数次在黑夜中流泪。她只敢把Ai意,埋在心底。

    18岁生日那天傍晚,楚梢想和霍桓一起过生日,顺便表明心意。

    楚梢酒喝的不多,回房换上了宽松舒适的睡衣,躺在床上,无声地流着泪。

    伴随着眼泪沉沉睡去,梦里却是和霍桓的过往。

    黎川的话给了她当头一bAng。她和霍桓,混乱不堪的关系,很早很早开始。

    霍桓是父亲的商业合作伙伴,酒会上,父亲把即将成年的她,带到宴会上结识人脉,只一眼,她就看见了不过二十几岁的年轻人,被一群b他大很多的人簇拥,哈巴着腰,为了一个合作的机会。

    霍桓,A城的新起之秀,不过短短几年,便从白手起家到在A城名利场上占有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霍桓生的好看,冷白sE的皮肤,略带薄情的单眼皮,眼尾上扬,桀骜张扬。鼻骨高而挺,带着一副金丝框眼镜,让人想摘下他的眼睛,亲吻他的眉眼。

    嘴唇却是少年般的薄粉sE。身姿颀长,如玉一般的少年。

    从此,楚梢便央着父亲带她出入各种宴会,只为见他,只要他出现,她眼里就看不下任何人。

    好在,借着父亲的关系,她和霍桓逐渐熟络起来,原来那时他才24,大她6岁,长得却像刚毕业一样。他让她喊“叔叔”。她爸爸是他生意场上认的大哥,辈分上该喊叔叔。

    看着他身边形形sEsE的nV人,她为此无数次在黑夜中流泪。她只敢把Ai意,埋在心底。